您的位置:首页 >> 性爱技巧 >> 美丽的母狗
美丽的母狗
Sasa这个月刚学会上网,一个月来,到处有事没是就拼命找色情网页浏览,反正Sasa已经一个多月没工作了,在家 闲著也是闲著,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,也没人会念我,倒是每天看这些东西,看的头昏眼花,大白天的都要自慰好几次,也没力气出门找事做了
  还好Sasa懂得利用自己美丽的FACE和身体,多交几个男朋友,偶尔让这个玩玩那个插插的,倒也不愁没钱花,只要别不小心交到那种喜欢绑著人的,一来找Sasa总要把Sasa娇小的身体一圈又一圈的五花大绑,吊起来干,爽过了之後也不帮Sasa打开,就这样把Sasa吊著留在Sasa房 。
  还好Sasa早被玩习惯了,也还好隔天那个男友再来玩我的时候,带了几个朋友来,一群男人七手八脚的搓揉Sasa白晰的身体,插弄著Sasa身体上的每个洞,好不容易等他们喷的Sasa一头一脸都是精液,每个都累了以後,有个好心的男孩把Sasa的绳子,颈环,手铐通通解开,还帮SASA洗了澡,带Sasa出去吃饭,否则Sasa光是饿就饿死了,不过到现在那个男友还是常缠著Sasa,换门锁也没用,他总有办法堵到我,没法了。
  他手上还有一堆Sasa被绑著干的照片,连阴部的特写都被拍了去,Sasa能怎么办呢?反正就像他说的,Sasa是天生的性玩具,据他说,像Sasa这样只有155公分高的娇小女孩,让他干起来最过瘾,加上Sasa骨头细,体重只有39公斤,皮肤白的像羊奶凝成的一样,他总是说:每次把你绑起来,两腿大大的往外扯,看你那双大眼睛眨ㄚ眨的,一对粉红色的奶头高高翘起,红色的大阴唇像在流口水一样流著淫汁,我还没插你就快射出来了……这点Sasa倒也同意,反正Sasa天生的不孕症,也没想过要结婚,男人爱怎么干我插我,就让他们玩吧!Sasa也乐的舒服,各位或许会很好奇?
  Sasa为甚么会这么淫荡呢?
  这一阵子,我会说一些我在性爱方面的遭遇,就从我15岁说起,各位或许就能明白了吧!
  Sasa现在还在念夜二专,文笔差,写的故事会很真实,但可能粗俗一点,各位可别骂我呦!!
  那时,Sasa还在念国三,Sasa因为是放牛班,整天就是跟著一堆男男女女同学到处混,到处玩,当时我有个死对头——佳祺,是别班女生的「带头仔」,当时的Sasa在同龄的女生之中,已经算性经验很丰富了,算是班花,很吃香的,每天都有一大堆男生围绕在Sasa身边,引的佳祺很不爽,一见到我总会说:
  「小母狗,这么爱给人干啊!给我小心一点,当心我把你绑在厕所,让全校男生都轮流来干死你……操……」Sasa当时也有人男生罩著,当然也很不爽,回去就告诉我其中一个男朋友,呵!还记得当时是在男朋友ㄚ贤房间 ,ㄚ贤那支约有17公分长的大阴茎正插在Sasa粉红色的嫩穴 ,一对椒乳一上一下的晃ㄚ晃的,Sasa边淫叫著边说:
  「啊!啊……ㄚ贤……啊……那个佳祺……啊……臭屁的要死……啊……小力点啦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还说要把你老婆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绑在厕所让人干呢……啊……别插那么进去啦。干到子宫了……会痛……啊……你帮我…找人修理她……啊……好不好……啊……爽死了……」ㄚ贤两手一手一支抓著我的两条白嫩玉腿,越来越用力的往两边扯开,一边盯著他的阴茎把我的阴唇快速卷进卷出的情景,一边喘息的说:
  「好啦!!明天我去找人修理她……」
  话还没说完,ㄚ贤猛的一挺刺到了最 面,放下手来用力把我的一双椒乳捏的涨红,随即开始颤抖,Sasa马上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热热的精液,泼在Sasa子宫的深处,Sasa起身把ㄚ贤的大肉棒一寸一寸的舔乾净,擦乾净延著大腿流下来的精液,问阿贤:
  「老公,想到了没有ㄚ?」
  ㄚ贤黝黑的脸上泛起一脸诡异的笑容,告诉我说:「我出去一下,你别走,回来我再告诉你方法……」说完穿了衣服就出门了,Sasa也穿了衣服,就坐在房间 等,不一会儿,我听到客厅开门的声音,不知道是ㄚ贤还是他的家人回来了,又过了一会,客厅竟然传来了女人的呻吟声,Sasa好奇的打开房门一看,眼前的情景著实的让Sasa吓了一大跳。
  ㄚ贤背对著我,裤子褪到了膝盖处,屁股一前一後快速的挺动著,随著他的节奏,ㄚ贤肩膀上两条女人白晰的腿,也跟著无力的甩ㄚ甩的,Sasa喊了出来:「ㄚ贤,你在干嘛ㄚ?」ㄚ贤停也没停他的动作,只是也喊了一声:「快过来看ㄚ!」Sasa冲过去一看,天ㄚ!是佳祺,上衣连胸罩都被ㄚ贤撩到了脖子上,粉红色的小内裤内侧被ㄚ贤扯向一边,露出的肉穴 插著ㄚ贤的大阴茎,佳祺这时也看到我了,欲仙欲死的表情忽然像触了电一样吓了一大跳,可是ㄚ贤抽插的动作又大又快,佳祺只说了个「你……」就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不停的呻吟,我也吓了一跳,脑袋空空的,想不出佳祺怎会被ㄚ贤给奸成这样,直到ㄚ贤把阴茎从佳祺的嫩穴 拔出来,绕到我的身後,随手扯掉了我刚随便穿上的衬衫和内裤,我才反应过来,喊了一声:「怎么回事ㄚ?ㄚ贤,你做甚么?」ㄚ贤手上拿著童军绳,理也没理我,表情忽然变的有点凶,吓的我不敢再吭声,无力的让他把光溜溜的我抱到还在闭著眼睛喘息的佳祺旁边,先把我的手绑起来,然後把佳祺的身体抱起来掉头,翻过来压在我的身上,佳祺的脚变成了跪在我的头部两侧,然後ㄚ贤把我的两支手轴分别和佳祺的两支小腿,用童军绳绕了好几圈绑在一起,然後一样的把上面佳祺的手轴也和我的小腿绑在一起,佳祺的阴户和我一样都是浅浅的肉粉红色的,湿淋淋的都快碰到我的 尖了,直到佳祺扭了一下雪白的大屁股,整个阴户往我的嘴贴了下来,我才喊了一声:
  「ㄚ贤,你到底在做甚么ㄚ……」
  ㄚ贤把我和佳祺用69的姿势绑好後,那根深咖啡色的大阴茎,似乎更挺更大了,上面敷著刚才干佳祺沾上的淫液,闪闪发亮的,185公分高的ㄚ贤站在那 ,岔著腰邪笑,光溜溜结实的黝黑身体,因为汗水而有著淡淡的光泽,Sasa被绑著躺在沙发上,从下面这个角度望过去,ㄚ贤的大阴茎忽然变的看起来像似怪兽一般,上面还有两条分岔的紫色脉博突起怒张震动,Sasa马上感觉到,嫩穴 热热的液体又流了下来……「臭婊子,你在兴奋甚么ㄚ?」佳祺这时也回过神来,对著我骂,还朝我的嫩穴吐了一口口水:「操!臭婊子,你的汁都流到大腿上了,说,你是怎么搞上ㄚ贤的??」我还没回话,ㄚ贤便笑著对佳祺说:「Sasa早在这个暑假就被我插翻了啦!而且她不像你,她怎么干都不会怀孕,人家是天生生下来被男人玩的,你还要吃事後避孕药呢,真是麻烦,虽然你们两个都很骚,又都长的白,长的漂亮,不过我还是觉得,干Sasa的时候比较爽……」这时我才明白,原来ㄚ贤一直脚踏两条船,跟佳祺原来也有一手。
  我听了这些话,有点高兴,ㄚ贤还是比较喜欢我的,可是也蛮生气,ㄚ贤竟然瞒著我跟我的死对头有一腿,於是我对ㄚ贤吼了出来:「你到底要干嘛啦?我不理你了,放开我,我要回家……」ㄚ贤闻言半蹲了下来,随手拿起桌上的胶水瓶,往我还在孱孱流著淫水的嫩穴,插了进去,一前一後的慢慢抽动,Sasa本来想忍住的,高潮却一阵阵的袭来,想到佳祺的两支大眼睛离Sasa的嫩穴不过几公分的距离,正盯著胶水瓶把Sasa的嫩肉卷进卷出的情景,Sasa早已不自觉的「嗯……嗯……」低声呻吟著,不争气的热液也更加的流的整个屁股都黏黏湿湿的,佳祺不知道是不是受不了眼前这种刺激,淫汁忽然从两片微开著的大阴唇中冒了出来,延著阴毛往下流,不断的滴在我的 尖及嘴唇上,两具娇小雪白的肉体,就这样一上一下的各自颤抖呻吟著……「其实ㄚ,你们两个都是我的老婆,干嘛整天要打来打去的呢?尤其是Sasa你也别生气,你跟我们篮球队 的ㄚ堂跟凯翔都干过了,你以为我不知道ㄚ?我们还常一起聊到你被插爆的骚样呢!听ㄚ堂说有一次他练完球在游泳池那遇到你,看你刚上完游泳课,穿著泳装全身红通通的,喘著在岸边休息,就躲到更衣室向你招了招手,你跟了进去,他二话不说,就把你拖到最後一间,拨开你泳装内侧,衣服也没脱就往露出来的蜜穴 插了进去,是不是ㄚ?哈哈哈……他还说ㄚ,你真是骚透了,刚开始还说不要,一插进去以後就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停的叫,还主动翻过身体跪在地上,摇著屁股要他继续呢,害的他插没几下就射在你 面了。哈哈……还有呢……」我听著ㄚ贤数落著我那些淫荡史,感觉著嫩穴 抽动的胶水瓶,和不断从深处四周源源泌出热烫的液体,已经让接二连三的小高潮,冲击的呆呆的说不出任何话来,只想著有阴茎快来插我,和被男人揉扯著身上每一寸肌肤的淫靡情景,尤其是男孩一边深深的抽插著我,一边抓著我的头发,要我张开眼看著阴茎在我嫩穴 ,进进出出,发出「噗兹噗兹」的水声,小腹部被插的一下突起,一下平陷的样子,想到这 。我又高潮了……也听不清楚ㄚ贤到底还说了些甚么,我和佳祺这时都已经变的有点狂乱,佳祺不停的把湿透的大屁股往我脸上磨来磨去,我也被那支胶水瓶插弄的意乱情迷,伸出小小的舌头,用力的舔的佳祺的阴唇,和那颗突起的小豆豆,佳祺的淫水浸的我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。
  ㄚ贤这时放开手,把胶水瓶留在我蜜穴 ,绕到我的头上,近距离一看,两颗睾丸和那支本来就算大的肉棒,忽然好像变成巨大无比的黑色怪兽,「噗」的一声就狠狠的尽根没入佳祺的嫩穴,佳祺马上「啊……」的叫了好大一声,疯了一样的握著插在我蜜穴 的胶水瓶,一下接一下的往 面捅,搞的Sasa和她一样春叫连连,近距离看著ㄚ贤的黑色怪兽把佳祺的嫩肉卷进卷出,看著著ㄚ贤的睾丸不断的「啪啪啪」撞击在佳祺的嫩穴上。
  Sasa这时已经再也想不起甚么叫羞耻心了,只知道把嘴凑过去舔著ㄚ贤抽出时,闪闪发亮的阴茎,和被淫汁浸湿的睾丸,从阿贤屁股传来,闷闷的腥臭味,这时也好像变成了催情药,越闻Sasa的淫水就越流越多,已经记不起那时Sasa神智不清的喊了些甚么,大概就是好好吃这类的话吧……ㄚ贤见我和佳祺这样疯狂的表现,似乎特别兴奋,一副很惊讶的表情,盯著两条颤抖的娇小身体,呼呼的喘著气,接著便放慢了抽插的速度,拿起电话……Sasa这时已经被两次大的高潮冲昏了头,嘴 含弄著ㄚ贤的睾丸,依稀只听见ㄚ贤拿著电话说:「甚么声音?」你们过来看看就知道啦……待续朋友们常说Sasa人是长的很美,可是怎么看,都像卖槟榔的小妹,为甚么呢?难道是我把一头长卷发染成棕红色的关系嘛?Sasa还是想不通!呵……
【完】